人物记事观点评论纪委反腐即时新闻
国际军事国际时政国际视野国际新闻
中国即时全球社论科技前沿异国文化
郑永年 于泽远
香港澳门中国聚焦社会新闻台海局势
路透社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国际之声
财经资讯股票证券投机银行国际财经
顾功垒 明报

孔庆东回忆中纪委副书记李书磊:像红孩儿

时间:2017-01-09 13:51内容来源:联合早报 编辑作者:www.nlunie.com 推荐程度:

据央视新闻1月8日报道,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闭幕,北京市原纪委书记 李书磊 当选中纪委副书记。其师弟北京中文系教授孔庆东,在回忆中称这位北大神童为红孩儿、磊落书生。 李书磊,河南原阳

 据央视新闻1月8日报道,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闭幕,北京市原纪委书记李书磊当选中纪委副书记。其师弟——北京中文系教授孔庆东,在回忆中称这位北大“神童”为“红孩儿”、“磊落书生”。

李书磊,河南原阳人,早期工作经历主要在中央党校,2014年起任福建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长,2015年12月调任北京市委常委、纪委书记,此次是他三年内职务发生的第三次变动。

据澎湃新闻1月4日报道,读书时的李书磊是个“神童”,14岁考入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,后本硕连读,拿下了北京大学中文系硕士研究生学位。

李书磊

李书磊和北大中文系教授孔庆东同为1964年人,1983年,孔庆东考入北大中文系本科时,李书磊已经是中文系硕士一年级学生了,换句话说,孔庆东算得上李书磊的嫡系师弟。

孔庆东在一篇文章《北大四博士》中,首先就提到李书磊,并将他比为《西游记》中的红孩儿:“看上去活泼可爱,实际上却妖法高深,非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才能看穿。”

以下全文节选自《北大四博士》(发表于《报告文学》2006年08期):

北大盛产博士,国人皆知。但国人未必都知道,有博士文凭,不一定有博士水平,有博士水平,又未必一定要有那张文凭。以下4人都是北大顶尖儿级博士,但他们有的拖延1年才拿文凭,有的历尽周折才获得学位,有的起初根本不要那张废纸,光明正大自称“博士”。下面略述其一鳞一爪,从中可见北大之怪异风采。

红孩儿李书磊

最近经常听见电视里有个女郎浪声浪气地叫着:“舒蕾,舒蕾。”心想书磊师兄莫非又被哪个小狐狸给迷住了?仔细一看,原来电视上出现了一则新广告,名曰“舒蕾焗油博士”。

这回,大名鼎鼎的李书磊,成了广大妇女的头上宝贝,发中宠儿。早在1500多年前,大诗人陶渊明就在思念美人时发出这样的狂想:“愿在发而为泽,刷玄鬓于颓肩,悲佳人之屡沐,从白水以枯煎。”意思是说:“啊呀呀,我的美人啊,我愿意变成你头发上的油脂,随着你的披肩长发到处飘香,但可悲的是美人经常要洗头,用那纯净水把我洗得无影无踪。”如今陶渊明的狂想变成了现实,美人们一天洗十八次头,也洗不去书磊师兄的万缕情丝。

孔庆东

李书磊属于少年得志,人小辈儿大,官高爵显,我等文学青年皆以师兄事之。事之是事之,然而在感觉上,李书磊却怎么看也并不像师兄,连师弟也不像。说得冒犯些,倒有点像师外甥,即某位师姐的高徒,或者令郎。原因在于李书磊长得实在太年轻,说“年轻”还不够准,应该说长得实在“幼稚”。他白白胖胖,嫩嫩乎乎,聊起来口无遮拦,笑起来天真无邪。金庸的《天龙八部》里有个天山童姥,从9岁起就停止发育,永远身如童女。我怀疑书磊也是在9岁左右患了少儿肥胖症,从此他的精神就永远停留在那个纯净的时代。然而,书磊30岁出头,已是司局级高级干部,可见我们的党还是能够准确识别和大胆任用文化战士的,我们的社会并不是到处充斥着腐败和黑暗,我们的国家还是大有前途的。

记得刚上北大不久,班主任温儒敏(时任北大中文系主任)说:“你们不要那么狂,今晚我带一位研究生来给你们介绍学习经验。”那时,研究生还是珍稀品种,不像现在养兔子似的一窝一窝的。到了晚上,温老师领来了白白胖胖的大孩子,说:“这就是你们的李书磊大哥哥。”大家顿时好奇心起,心想这别是温老师正在上中学的儿子吧。一交谈,才知李书磊跟我同岁,但他13岁考进北大,和那些老三届同班。班里同学有的比他年纪大一倍,有的女同学是带着孩子来上学,孩子户口就落在班上。怪不得书磊幼稚呢,因为他从少年时代起,就一直生活在比他年纪大,经历多,比他饱经沧桑,比他老奸巨滑的人群里。所以尽管他实际上也学到了许多老奸巨滑,但从表面上却看不出来。就像《西游记》里的红孩儿,看上去活泼可爱,实际上却妖法高深,非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才能看穿。

李书磊很受男生嫉妒,也很受女生那个,但他似乎浑然不觉。他甚至不觉得自己年轻,真以兄长的态度给我们介绍北大掌故,介绍他的研究课题。那时,他讲得兴致勃勃,眼镜后面的小细眼睛笑眯眯地看着簇拥在他身旁的几个女生。殊不知,坐在远处的男生才是认真听讲的,近处的女生大多心怀叵测。

后来,我成了书磊的师弟,自认为比书磊老奸巨滑一点,但书磊还是以师兄身份关照我。我在读书期间多次闯下大祸,每次案发,都有书磊秉承严家炎等教授旨意,前来叮嘱。我从他一脸正经的神态中,感到了师门的温暖,同时对他产生了师弟对师兄的敬意。90年代初,书磊闭户读书,写出一系列重读经典的好文章。我那时也在沙家浜韬晦思过,每日与古书做伴。从书磊文中,得到“吾道不孤”的鼓励。此后,每见书磊,他总是号召大家埋头读书,为国效劳,一副龙头老大的气派。他对弟兄们从不客套委蛇,也不让别人客套委蛇。有一次,我对自己的文章表示谦虚,书磊斥道:“别他妈来这套,谁不知道你的文章杀人不见血?”我顿时老老实实。不管这家伙怎么看怎么不像师兄,但他凭着一脸幼稚的正气,凭着一股孩子般的认真执著,愣是让我们非得“以师兄事之”不可。我想,此中的关键在于,书磊虽然面善,但绝不是任凭美人在头上焗来焗去的什么海狗油癞狗油,他的本质正如他的名字,是“磊落书生”。

联合早报打赏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1)
10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
推荐内容